201942m2.xyz
搜索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都市激情 > 【命书】2-4 泉水洗澡

【命书】2-4 泉水洗澡


              (4)泉水洗澡
  秦芸望着林慕飞阴沉的脸,问道:「慕飞,你这什么意思?」
  林慕飞盯着她的美目,说道:「秦芸,我感觉你已经不再爱我。我想问一问。」
  秦芸嫣然一笑,艳光灿灿,说道:「慕飞,你在说什么鬼话啊?咱们都好这
些年了。我们形同夫妻,我还怀了你的孩子。你再问这话,我会伤心的。」
  林慕飞固执说:「不,秦芸,我要听你亲口说出来,还要用行动来证明。」
  秦芸轻抚着他的脸,说道:「说那句话很简单的,我可以说一万遍给你听。
你说用行动,那是什么行动?」
  林慕飞指指自己的裤裆,说道:「我要你给我舔。」
  秦芸直摇头,说道:「不,慕飞,你不要强迫我。我都说一百八十遍了,不
喜欢舔那玩意。那味儿大,我会吐的。」皱眉缩肩,以示反感。
  林慕飞大声道:「你上回不是舔了吗?我看你挺乐的。那再来一次吧。」
  秦芸冷起脸,说道:「我不想,慕飞,你要是爱我,就别逼我干不想干的事
儿。」
  林慕飞瞪起眼睛,说道:「那我明白了,你根本就不爱我。这点小事儿都做
不到。」
  秦芸昂起头,一脸的坚决,说道:「不舔就是不舔,没得商量。你要认为我
不舔就是不爱你,我也没法子。」
  林慕飞急眼了,认定她确实变心了,伸出双手去扯她的衣服。秦芸使劲挣扎,
双方扭在一起。要是平时,十个秦芸也休想动林慕飞一个手指头,可现在林慕飞
受伤在身,这么一叫力,虽然制服秦芸,但他的手上和身上的伤口挣裂几处,鲜
血渗出,手上是血,身上的衣服也被血渗湿。
  秦芸惊叫一声,说道:「慕飞,你看呐,你又出血了。我给你包扎。」
  林慕飞不为所动,冰冷地说:「出血就出血吧。爱情都没了,尽管使劲出血,
流光了死掉倒是福气。你正好可以找你的贺少去。」
  秦芸一时心软,说道:「好了,好了,我给你舔就是。」
  林慕飞听了,心中一宽。
  在秦芸的指挥下,林慕飞脱掉外衣,只穿个裤衩坐在沙发上。他身上的多处
伤口都流血变红。秦芸再次拿出东西,给他止血包扎,再度让林慕飞感受到爱的
温暖。他心里又有点嘀咕:秦芸到底有没有变心呢?她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
的事呢?
  干完这事儿,该干正事儿了。
  林慕飞主动将裤衩脱掉,这回可是一丝不挂,像个原始人,坐在沙发上,等
着秦芸。
  秦芸一瞧他的玩意,处于休眠状态,铅笔那么长,软软垂在胯下,很难将它
和曾经进入自己体内的大怪兽联系在一起。
  林慕飞脸上露出笑意,重伤之余,声音沙哑,「来啊,秦芸,快来吃棒。」
  秦芸面露羞意,踌躇着靠近,蹲下身子,用纤手握住东西,轻柔地套弄着。
  林慕飞感受着她手指的温柔,沿着她羞红的脸,往下一看,只见一条乳沟现
在眼前。这个姿势使她的短袖衣料离开胸口,于是被黑胸罩包裹的乳肉,露出大
部分,乳沟可比张竹影的深多了。
  秦芸的纤手套弄着,引起双乳的颤动,有节奏地抖着,令林慕飞大过眼瘾。
  他有点口干舌燥,下边的玩意象充气的气球膨胀起来。
  秦芸啊了一声,柔声道:「这么快就变大了。」
  林慕飞夸道:「宝贝儿,你太棒了,我的伤一下都不痛了。来,你把短袖脱
了,它会变得更大的。」
  秦芸白他一眼,将短袖脱掉,叠好放到一边。想来这个短袖也非便宜货。没
有短袖的秦芸,上身只有个胸罩遮掩,肩膀那么圆滑,小腹没有赘肉,腰肢那么
纤细,最耐看的是奶子部分。
  林慕飞看个没够。秦芸戴着性感胸罩,是薄纱料的,只隐藏奶头,乳肉在纱
中清楚可见。这样的朦胧感比全裸更有魅力。两只肉球在秦芸的套弄动作下象枝
头上的苹果动个不停,够深的乳沟,让林慕飞想把舌头塞进去拨动。
  一边看着,一边受着秦芸的服务,林慕飞呼吸加快加粗,更希望得到更大的
乐趣。
  双手握住秦芸的奶子,林慕飞随心所欲地抓着,捏着,推着。隔着胸罩,仍
能感受到那里的柔软与弹性。美丽大学生真好,奶子也带劲儿,怎么玩都过瘾。
  一番玩弄,令秦芸喘息起来,发出呼吸声,俏脸更红了,双目水一般水灵,
胸脯似乎也跟着变大了。
  林慕飞将手指插进她的乳沟里磨蹭,磨得秦芸直扭身子,鼻子发出哼声。
  「快点舔啊,还在想啥呢?快用你的行动证明你爱我啊。」
  秦芸推掉林慕飞乱摸的手,鼻子接近肉棒,闻闻味,眉头紧皱,说道:「慕
飞,还是别舔了,味儿好大。你好几天没洗澡了,让我怎么舔啊,非得把饭吐出
来不可。」
  林慕飞可不想煮熟的鸭子再飞掉,按着秦芸的头,说道:「来嘛,宝贝儿,
舔舔就感觉到香了。」
  秦芸远离肉棒,一脸的鄙夷,站起来说:「不如洗洗吧。你跟我去卫生间吧。」
  林慕飞哪有那个耐心,道:「别浪费宝贵时间了。用你的舌头舔干净就不臭
了。」
  秦芸摇头如拨浪鼓,道:「我怕我会吐在你的鸡巴上。」
  林慕飞想了想,道:「我有办法了,不用去卫生间洗。那太麻烦。」
  秦芸猜测道:「用我拿水来洗它吗?」
  林慕飞指指她的胯下,说道:「还用拿什么水啊?你那里自带泉水的。」
  秦芸使劲摆手,说道:「那可不成。万一伤到孩子咋办?我不许你伤到他。
那是我的心头肉啊。」
  林慕飞解释道:「那容易啊。咱们轻点干就是了。你上来套上,玩那么一会
儿,套干净后再舔就成了。不会伤害咱们的小宝贝儿的。」
  秦芸忸怩地说:「那也不好。即使套完洗过,也是脏脏的,没法舔。」
  林慕飞催促道:「来吧,不要再墨几了,咱们先快活一下。你脱吧。」脸上
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还带着一些严厉。
  秦芸慢慢脱下短裤、内裤,叠好放好。
  林慕飞看到了秦芸大腿根出现水痕。那个红艳艳的小穴,从这个角度看是一
条短缝,尚未开门。
  林慕飞端坐沙发上,这个赤裸裸的少女走来,两脚踏在沙发上,被男人勾住
腰,她把住肉棒子对准穴口,缓缓落臀,刚进个龟头,又提臀,再落臀。
  抱住秦芸的屁股,林慕飞向上一挺,插入大半根。小穴好紧,像是大刀插进
小刀鞘,插得秦芸妈呀一声叫,哼道:「林慕飞,你想弄死孩子啊。」
  林慕飞不敢造次,陪笑道:「你自己动吧。」手扶其腰,怕她掉下去。
  秦芸按着男人的肩膀,屁股一上一下,套着肉棒子,爽得林慕飞直喘粗气。
  那里仍然那么紧,那么暖,那么多水。只是不够深,每次无法全根进入。
  套弄几十下,秦芸渐渐感觉舒爽,不用林慕飞提醒,自己便加速,还试探着
将大棒子全根进入,每一下都顶到花心深处,小穴还一张一合的,像一张嘴,夹
得林慕飞直叫:「真他妈的爽啊。宝贝儿,你爽不?」
  秦芸扭腰摆屁股的,娇喘着说:「爽死了,大鸡巴要把我给插穿了,插到肚
子里吧。」
  若从后边看,便可见到一个女大学生的白屁股中间,连着一根黑乎乎的大棒
子,屁股每次提起时,大半根棒子露出来,水淋淋的,洗得好干净。屁股再落下,
大棒子被吞掉了,不见痕迹。而她菊花则倏地紧缩着,嘴里还啊地一声叫。
  林慕飞问道:「宝贝儿,你怎么了?」
  秦芸浪哼道:「你的鸡巴毛老扎我的屁眼。」林慕飞听了大笑,觉得有趣。
  只见秦芸激动起来,眸射春光,秀发乱舞,一会遮住脸,一会儿挡飘向肩,
两只奶子跟地震似的,急剧抖动着,又仿佛狂风中的苹果,说不尽的浪荡,令男
人大饱眼福。屁股像装了马达,上下左右乱耸乱动,屁股肉颤着,波浪汹涌,肉
感十足。
  林慕飞自己也快乐,但又有点悲伤。暗忖:我要是坐牢了,秦芸还能和我在
一起吗?虽然她坚定信心,等我出来,可一个杀人犯哪配得上她啊?
  在高潮降临前,秦芸表现出真性情来,让林慕飞这个老情人刮目相看。
  秦芸嘴里一会儿叫道:「你的鸡巴真好啊,一顶进去,就叫人受不了,骨头
都软了。」一会儿又叫道:「要是你的鸡巴放进去不出来,那才叫美呢。这辈子
都有得玩了。」
  一口气干上百十来下,秦芸颤抖着泄身了。小穴一阵阵地紧缩,猛地挤压棒
子,差点把林慕飞的牛奶挤出来。幸好他伤重之余,身体乏力,竟因此忍住了。
  秦芸象失去骨头一样,伏在林慕飞的身上,合上眼睛,几要入睡。
  林慕飞拍拍秦芸屁股,说道:「宝贝儿,你好了,我还没好呢,你还没给我
舔呢。」
  秦芸哼哼着说:「舔不动了,没力气了。你还是自己解决吧。」
  林慕飞见她耍赖,不理自己,说道:「那我可要霸王硬上弓了。」
  抱起秦芸,林慕飞将她横放在沙发上,再将那只大枪对准她的脸。这只大枪
经过小穴泉水的一番洗涤,干净得像新生的婴儿。龟头红润,独具只眼。棒身无
垢,青筋根根鲜明,凡是懂事的女人没有不爱的。
  林慕飞的棒子,在秦芸脸上乱打着,说道:「宝贝儿,快张嘴啊,大人参来
了。」
  秦芸扭着头,嘴里说:「不要嘛。我累了,我不舔了。」
  刚干过的女人脸上,带着满足的红云,美目半睁着,加上起伏跌荡的肉体曲
线,微微涌动的苹果奶子,哪个男人会没有兴趣?
  林慕飞的目光在她身上掠过,兴趣更浓,强行将大棒子插进她嘴里,直插进
秦芸的深喉处,使她差点上不来气,两道眼泪流了出来。